西皮士

西皮士

“西皮士”曾二郎,做音乐已经十年了,出了十多张专辑,最出名一次是去年,娄烨导演的电影《推拿》看中了他的单曲《夜行衣》,用在了片头和片尾,这个电影也用了“麻油叶”尧十三的《他妈的》,后者比他火。

《推拿》用了两首西皮士的单曲

做音乐没带来太具体的回报,西皮士还在做,而且做的还是电子乐,中国人很少做得好的音乐类型。当年一度找不到工作,只能回乡啃老、考公务员,西皮士也没丢下这份爱好,估计他也没想过打算靠这个出名和吃饭,纯粹因为欢喜、享受这种业余爱好,才一直在江西乡下做出这些奇妙的声响。

听西皮士也差不多十年了。

2006年初,在一个音乐网站上,听到他的专辑,就一直没忘记。2007年夏天,在某杂志就职,大热天没电扇,憋着写稿子,电脑里重播曲目就是他的《夏日来袭》,烦得像热锅上蚂蚁,就想着一股清风从窗外扑腾进来了。再后来,有段时间,也是无风闷热的夏夜写不出稿子,也继续听西皮士音乐,放的是《无伤曲》(另一个版本叫《碧海潮生曲》),心中大陆电子音乐里最清凉、治愈的曲子之一。

西皮士专辑《桃花岛》,《碧海潮生曲》来自于此电子乐在大陆的音乐田野里,完全是稗端杂类,要么低端到只有简陋的迪曲,有么高端得门槛太高没几个人玩得好,比起摇滚,比起民谣,没有几个太厉害的人物,但一直有怪才,西皮士就是其中一个。他和早年玩电钢、合成器、MIDI的那些“有钱人”不同,乡下来的80后西皮士接触电子乐、开始DIY电子乐,因为互联网和电脑的普及,小成本,或没成本,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完成作曲、编曲、录音、制作、发布这些活儿。

西皮士从乐迷成为创作人,一开始用的是简陋的电脑,到现在也没买得起多昂贵的器材,还是用家用电脑。早先,有段时间这个人还买不起电脑,就在网吧里鼓捣,别人在热火朝天地打联机大型游戏,他在琢磨怎么编曲、合成,再传到网站、论坛。他最怕电脑突然死机,所有的东西不复存在,没有灵感去推倒重来。就像早期在网吧里写稿子、玩论坛的人一样,心里热火朝天的幻象和激情只有自己知道。

以音乐玩四季轮回概念的人不少,古典音乐不去说了,“音乐工厂”时代的罗大佑给娃娃做过《四季》专辑,最近几年苏打绿也做了四张春夏秋冬的概念专辑。但是在2005到2006年期间,西皮士的《冷春》《凉夏》《清秋》《沁冬》,应该写进中国的电子音乐史,即便器材简陋在制作上没有那么圆融,在可听性上不输给其他人,New Age、Downtempo、中国风等元素自由切换交融,西皮士的创作自觉、悟性真的非常高。

西皮士四季专辑之《冷春》封面

最喜欢的曲子之一《夏日来袭》就来自于他的第一张专辑《冷春》,前奏部分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灵动,每次听都心生喜欢,谁能想象这是一个业余音乐人自己琢磨、瞎鼓捣出来的东西,而且那时他还是一个学生。有些科班生绞尽脑汁也搞不出这样一个东西。如果说他有老师的话,也是来自网络,来自遥远英国的FourTet和Moby,他们没教给他什么,只带给他做音乐内心感觉和形式启蒙。

“中国意象”是西皮士音乐里一直没有丢掉的东西,不论是在学生阶段,还是求职阶段,还是“家里蹲”的时段,西皮士的情绪很少“暴走”,都是缓和、恬淡娓娓而来,据说他想做一些烈一点、节奏感更强的东西,但发现这不是自己的性格,做不出来,就一直按现在这种风格延续下来了。西皮士应该是心怀古风的人,他的专辑名称、曲目名一直不俗,他在虾米音乐的头像来自电影《独臂刀》,年轻时代邵氏电影的大明星姜大卫。

西皮士的小站

很多音乐人为了出名挖空心思,一有作品就想到处推广,像西皮士这种人自娱自乐,这么多年粉丝没增加多少,也没流失多少。他的曲子被娄烨的电影《推拿》拿去用了,知道的人也不多,没改变他的生活节奏,看样子他也不会辞了公职去做全职音乐人。西皮士做音乐的态度有些像自我沉迷、我行我素的窦唯,古风古意的专辑曲名、封面,都挺像现阶段的窦唯,安安静静甘之若饴。

听了十年的“西皮士”,他还没红,估计他没想过要红。“西皮士”做了十年音乐,还在做,在江西某地的乡下,上着班,迎风面水,有时踏着田野芬芳,用音乐偶尔做做白日梦,看这势头,估计再做十年也没问题,DIY的自由自在,业余做出专业味道,在他身上是一个好例子。我也估计还能继续听下去,轻轻地听,轻轻地写,像他的专辑民称《踏雪集》《桃花岛》《冰火岛》《鹤形》一样,清清淡淡自得其乐。

音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