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将行(伴奏)

2

[轻音乐创作背景]

《盗将行(伴奏)》,来自花粥/马雨阳的粥请客(二),故事:

那一年,他只身上太行,刀败四巨寇,做了大盗魁首。少年成名,睥睨四方。大盗纵横三江六岸,京师九边。

本以为这样与刀相伴,以酒为友的浪子生涯就是他今生的宿命。快意江湖,也终于江湖。直到……初临蜀地,他夜入王府,八百步外一箭射碎府衙巨匾。笑看捕快兵卒忙乱失措,才策马而去。

却无意间与巷口勒马不及的她相遇。惊马扬蹄,她发上玉钗不慎跌落。薄纱遮面的她并无慌恐,一双眸子始终清澈如水。在两人错马而过的瞬间。他鬼使神差的伸手入怀,将一支玉簪别在了她的发髻。

那一刻不过是少年人的不羁之举,哪里知道这场邂逅,正是他们此生牵绊的开始。出城里许他忽的想起那玉簪取自王府,又怎能一走了之。巷中老店,他找到了她。

一碗汤面换玉簪。他没想到,冷静淡然如她,在几颗普通寻常的枇杷面前竟会露出浅笑。她没想到,桀骜骄傲如他,自矜的却是胸中比肩太公卧龙的战阵韬略。

大雨连绵,旬月不止。蜀地水涝疫病丛生,各县灾民蜂涌州府。蜀王下令禁闭城门,拒疫民于城外。同样被困在城中身染疫疾的他,再闯王府,只为挟迫蜀王开仓赈灾。

州内动荡,王府布有重兵戒备。他身负数创堪堪杀出重围,却最终倒在了庭院深处。再醒来,他看到了她。身着熏裳冕服,贵为蜀王郡主的她。她说,那玉簪本就是她的。她说,劝谏父王隔疫民于外的是她。

他问,可知他是大盗。他问,为何不杀他。夏至,天灾且过人祸又起。夷狄扣边,号称控弦之士三十万。

烽烟万里,边疆告急。秋分,夷狄联军于关外大败王师,横尸盈野。铁骑直逼京师百里,天下震动。

岁末,太宗下旨议和。允岁币绢帛万千,嫁宗室女与夷狄单于。那晚他夜奔千里,跑死了座下良驹,终是追上她远赴塞外的鸾驾。

她却说,家国社稷不容有私。一如初见时的平静,一如隔疫民于外的淡然。这一年,他只身入府兵做了一小卒。

隐姓埋名,天下无人知。又一年,他枕风宿雪从军满四十载,已为百将之首。今日,更是立下开疆灭国的不世之功。

他推开僻处的一角宫门,废弃已久的冷宫里,一株枇杷立于庭前。塞外风沙本不适生长,却唯独它分外繁茂。

他解下铁甲,丢掉帅印。将一支玉簪系于枝上。忽而笑红了眼眶,却是想到当年送她的枇杷,是不是栽了眼前这株?

 

“你的一身江湖气,让我动了情”

 

[轻音乐感悟随笔]

乱世行,踏烽烟,为伊辞君封侯言。

横尸遍,视不见,只求快马得伊面。

待到故乡一箭时,得知佳人已归天。

埋明珠,门扉前,难进昔日枇杷院。

将军死,大盗现,世间再无我家园。

若天垂怜重来过,雪下巷里吃汤面。

 

温馨提示:如需要下载320K高清版本,请先注册后,对该曲进行评论,即可下载。

 

标签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*